rakuo

a carrotfish

【底特律】五次汉克叫走了康纳,一次康纳没走

二吉:

马库斯×康纳cp向   
警探组亲情向


和平时间线后,马库斯没有和诺丝在一起
关于首领和康纳谈恋爱的故事
小甜饼+1,我只会写小甜饼了……


注意:私设有
            OOC致歉
            有些设定可能不严谨


我爱马康发自真心!!!(。






  汉克和康纳是搭档,这件事马库斯一开始并不知道。他只知道,模控生命派出了一位叫康纳的“仿生人猎人”和人类合作来追捕异常仿生人。而在他当上耶利哥的首领之前他也从未听闻过这些,他第一次遇见康纳,是在耶利哥。当时他站在船长室里,脑中充满了对耶利哥和对仿生人未来的担忧。紧接着,这个仿生人就拿着枪指着自己的脑袋走了出来。




  “我的任务是活捉你,马库斯。”他说。





  聪明且强大,是马库斯对康纳的第一印象,他其实已经听说过这位“仿生人猎人”的大名,从伊甸园逃出来的那两位女士已经把他的外貌信息全数传给了马库斯。“他很奇怪,”其中一位说,带着深深的疑惑,“他没有开枪打伤我们,而是让我们逃走了。”




  说实话,他对康纳带着许多的好奇,从他收集的信息看来,康纳并不像他自己形容的那样,是不折不扣的“仿生人猎人”。在马库斯看来,他本来有机会在更早的时候来到耶利哥抓捕他。但是他放任各种机会从他的手中溜走,仅仅只是不愿意伤害其他的仿生人。





  马库斯认定康纳其实早就成为了他们的同伴,只是他的程序还不愿承认,于是他决定小小的推康纳一把。





  事实证明马库斯是对的,他看着康纳的LED从刺目的红色变为平缓的蓝色,随后他放下了举着枪的手臂,露出迷茫的神情,这一刻,马库斯知道,康纳彻底成为了他们的同伴。





  然后是在教堂的道歉,这位“仿生人猎人”显然不被大部分仿生人接受,只能安静的一个人缩在角落,看起来可怜兮兮的,马库斯找到他的时候,那副迷茫的表情还挂在他的脸上。他们谈到之前人类对耶利哥突袭的事情,康纳的表情里加上了一些痛苦和抱歉,他颤抖着声音道歉以及请求马库斯的原谅的样子让马库斯感到无奈和欣慰,欣慰是因为康纳在逐渐变的像他们这些“异常仿生人”——那马库斯又有什么理由不原谅他呢。





  康纳在马库斯接受了他的道歉以后变得没有那么迷茫和痛苦了,他表示为了接下来的革命,他会单独去模控生命的大楼解放更多的仿生人,在他决定的那一刻,他的面部表情就被坚定取而代之。





  马库斯看着他,就像看一只刚刚破茧而出的蝴蝶,抖开它奋力从茧中抽出来的翅膀,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新生是美丽又令人感动的,仿生人的觉醒过程也一样。





  “小心一些。”他将手搭上了康纳的肩,不轻不重的按住了,语言中是诚恳的信任。康纳则对他郑重的点头。





  他们的革命最终取得了成功,有大部分的功劳还要归结于康纳成功的从模控生命带来了那些仿生人大军。所以当马库斯站在所有仿生人面前演说时,康纳也被邀请站在了他的背后。这位仿生人在被邀请的时候还非常疑惑并且试图推脱这个邀请,是乔许和塞门坚持拉着他站上了那个集装箱。





  在演说结束后,所有仿生人都十分兴奋,他们聚在街道上久久不愿意散去,马库斯被热情的仿生人簇拥着,感谢着,而他却突然想到康纳,他转过头想要寻找他,却发现康纳已经不见了。





  后来康纳才告诉他,在那个仿生人都在狂欢的时刻,他去见了他的人类搭档,安德森副队长,也就是汉克。那位头发已经变白的警探表面上不说,其实在心里担忧着自己仿生人搭档的安危,所以康纳在革命结束后就立马去见了汉克,是为了让他放下心来。





  马库斯表示理解,在他看来,康纳之于汉克,就像他和卡尔那样,形同父子。








  第二次是在他们建设仿生人总部的时候。





  仿生人总部的大楼是由仿生人们一同建造起来的,他们这些仿生人之前龟缩在耶利哥那样狭小的空间里,得知他们即将拥有自己的总部,都十分踊跃且自愿的来帮助建设总部,所以总部的建设速度飞速上升。





马库斯则在这段时间里和人类进行周旋,革命成功以后是一段艰难的时期,身为首领的马库斯感觉尤为深刻,他的所有脑部组件在这段时间内一直保持高速运转,用来和人类斗智斗勇,有时候他甚至怀疑自己可能会因此突然宕机。





  令马库斯意外的是,康纳在这期间帮了许多忙,他对某些对仿生人深恶痛绝的人类很有一套,几乎成了仿生人阵营的谈判专家,他似乎很了解他们,总是能提出既让人类满意,又能让仿生人得到最大权益的方案。





  马库斯询问过康纳,尽管他自己也接触过那样人类,但总得来说,他接触最多的是卡尔这样思想较为开放的,对仿生人十分友好的人类。而康纳对此的解释是他的程序就是设定来做这样的事情,但这些功能最初是用在异常仿生人身上的。





  身为被任命的谈判专家,康纳大多数时间都在仿生人总部帮忙,但他偶尔不在,原因全部是因为汉克。什么“安德森副队长又酗酒了。”、什么“相扑病了我和安德森副队长需要带它去宠物医院。”、什么“安德森副队长又和邻居起了冲突需要我帮他调解。”





  都是一些琐碎的日常,马库斯每次都会让康纳回去帮助那位脾气暴躁的警探,他总能通过康纳的叙述想起卡尔,然后猛然发现自己好像许久没有去看过卡尔了。电视上倒是天天播放着马库斯的影像,卡尔也会经常看看新闻,但这总和面对面的交流有很大的差别。









  第三次是在他们的集体会议期间,说是集体会议,整个会议也只有马库斯、诺丝、塞门、乔许、康纳和其他几个仿生人。康纳一般不会主动开口说话,他在他们讨论的时候安静的在手中转着他的那枚硬币,像是置身局外,但是他闪着黄光的LED却告诉他们,他在思考。





  马库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样在意康纳了,他的程序将这样的过分关注归类于好奇和“想要和一起共事的同伴搞好关系”。康纳的表现确实也令其他的仿生人感到好奇,他们甚至在私下里偷偷讨论他,说他很少将自己的感情展现出来,面部表情也不丰富,对待任何事物都是一副冷淡的样子,如果不是知道他其实已经是被转化的仿生人,他的那些行为就会让人觉得他根本没有觉醒。





  但是根据马库斯的观察,康纳有时会有一些可爱的小动作,他下意识用了“可爱”这个词,是因为康纳有时候的确像某种可爱的动物。例如他接收信息时会不自觉的频繁眨动眼睛;在空闲的时间会顺手拿出硬币不停地抛接,在手指中转来转去,把硬币从左手扔到右手再扔回来;在做完一些事情以后会整理衣袖和领带,将它们调整到他满意的位置才罢休。





  康纳就像一个待发掘的金矿,马库斯是那台采矿机器,他曾经觉得康纳可能会不太好相处,所以才开始观察康纳,然而时间久了,这却渐渐成了马库斯的一种习惯,不是坏习惯,但总是盯着人看也是不太好的。尽管这样,人们常说旧习难改,仿生人也是一样。





  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马库斯注意到康纳迅速的眨了几下眼睛,这表明他接收到了什么消息。然而其他仿生人都知道这段时间是固定的集会时间,除开工作相关,那就只有汉克了。





  果不其然,马库斯看着康纳的脸上露出挣扎的表情,他踌躇了一会儿,最后像是做出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他在下一秒私下给马库斯发来一条数据,





  “抱歉,马库斯。”在道完歉以后康纳停顿了一下,很是犹豫的样子,“……是汉克。”





  马库斯已经猜到了,他从康纳的数据里感受到了无奈,但更多的是歉意,康纳之前从未在会议的期间离场,这次看起来是发生了较为严重的事情才使他要在会议中离开。





  “你去吧,会议也要结束了。”他回复,同时告知了其他会议成员。





  其他成员露出了然的神情,他们对“康纳总是会去照顾那个人类警探”这件事接受很快,乔许还开玩笑说汉克仿佛康纳一事无成的老父亲。当然,玩笑是玩笑,尽管这里的仿生人大都没有体会过这种父子之间的情绪,但是大家还是表示能够理解康纳。









  第四次是在他们被人类的激进分子袭击之后。





  不是所有人类都接受了仿生人。马库斯一直都清楚这一点,他的日常行事都十分小心,就是为了不让居心叵测的人抓住他的行为来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但世事难料,有些时候,你就算再完美,有些人也会因为这完美而怨恨你。





  这次的袭击是突然发生的,马库斯完全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他的日常行踪被暴露了,那些激进分子竟然在大街上向他开枪,完全不顾及街道的仿生人和其他人类。要不是康纳反应迅速的在子弹打中马库斯之前扑倒了他,第二天的新闻标题可能就会写上“仿生人首领遇袭重伤”。





  两人从地上爬起来之后不约而同的选择跑向废弃的街区,他们的首要目标不是甩开敌人,而是要引导敌人远离热闹的人群,减少无辜人群的伤亡。




  他和康纳原本只是出来为卡尔购买颜料。下午的时间是他的休假时间,康纳在他离开之前处于礼貌的询问了他接下来的安排,他想起卡尔提过的颜料的事情,就顺便邀请了康纳一同前往。按照现在看来,马库斯无比庆幸自己的选择,毕竟是康纳救了他。





  把敌人引到没有人的地方就好办多了,人类总体来说还是比仿生人弱了不少,更何况这里的两个仿生人,一个是原型机,一个是最新的机型,都安装有先进的预判组件和系统,再加上废弃街区的地形复杂,这场袭击最终还是由马库斯和康纳的胜利作为结尾。他们联系了底特律警局,两人把激进分子捆绑在了一起,准备交给他们。对于底特律来说,这次的事件非常严重,在人类和仿生人的关系才刚刚有些缓和的现在,对仿生人首领的袭击有极大可能引发仿生人和人类的战争,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但好在马库斯也懂得这点,他在得知了一点消息就蜂蛹而至的媒体面前表示,这次事件全权交给人类警局处理,希望人类能给予他们一个完美的答复。





  事情就这样完美揭过,但是和康纳一起去给卡尔买颜料的这件事可能要搁置了。马库斯最后在一辆有些破旧的轿车旁找到了康纳,他的身边还有一位老人,穿着棕色的夹克,正在神情激动的数落康纳,康纳则安静的听着,时不时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他侧面的LED一直安静的闪着蓝光,看起来异常乖巧。





  这位老人大概就是汉克了。马库斯想,他向那辆轿车走去,康纳注意到了他,转过来的脸上有淡淡的担忧。





  “你是否有哪处机能受损?”他询问道。





  在刚才的战斗结束后,他们都没来的及检查对方的状况,马库斯也想知道康纳是否受伤,他并未开口回答,而是大跨步的走过去一把抓住了康纳的手腕。





  “嘿!你在干嘛!”他的动作可能是有些急切,旁边的汉克差点没因此吃惊的跳起来,他“啪”的一声拍上了马库斯的手,仿生人没有痛觉,但是马库斯还是下意识的放开了康纳的手腕。他转过头有些错愕的看着汉克,汉克也怒视着他。





  “马库斯只是在检查我的机能,汉克。”康纳慢慢的开口解释,语气颤抖,似乎在隐忍着笑意,“你大可不必紧张。”





  马库斯看着汉克一瞬间气结,老警探脸色不好的,干巴巴的回复了一句“哦”,就骂骂咧咧的转过身子打开车门,马库斯从他的语句中隐约分辨出一些“操他妈的安卓”和“操他妈的电子产品之间的交流”,随后那些声音就被用力关车门的声音盖住了。





  “抱歉,马库斯,我可能无法和你一起去为卡尔购买颜料了。”马库斯不知道这是康纳第几次说抱歉,但是他知道每次的抱歉都和车内那位老警探有关。





  他深吸一口气,尽管他并不需要呼吸,但是他需要这样做,为了掩饰程序里那些细小的失落,“或许下次。”他说。





  “好的。”康纳对着他点了点头,随后钻进了车子里,马库斯后退一步,目送着这辆汽车绝尘而去。







 


  第五次的情况有些复杂。





  那次他准备向康纳坦白了,他觉得自己的的确确被康纳吸引住了,用人类的话来说,他觉得他爱上康纳了。





  好奇不能导致爱情的产生,但是所有的爱情却都是源于好奇。有些拗口,但是这就是马库斯的真实感受。甚至连诺丝都看出来了,女性仿生人是否和女性人类一样细心,这是一项待考证的研究课题,但是诺丝确实非常敏感,而且她足够开门见山。





  “你是不是爱上康纳了?”她问。





  马库斯的程序因为这句问句产生了不小的波动。他用了几乎两整个日夜去想自己对康纳的感觉,最终确认了自己的感情,而诺丝却一语道破。





  “从你看他的眼神就能看出来了,”诺丝耸了耸肩,将她的头撩到背后,“我无聊的时候看了不少人类的肥皂剧,还有那些有关恋爱的书籍。”





  马库斯想问这和他喜欢康纳有什么关系,而诺丝就像看穿了马库斯想要说什么似的。
“你现在就像那些暗恋女主角的男主角。”她补充了一句。





  马库斯决定不去深刻思考这些问题,“那么,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他询问诺丝,成为首领让马库斯学到一个道理,听取别人的意见十分重要。





  “和他谈谈,还能怎样呢?我认为他并不抗拒你。”诺丝拍了拍他的肩,像一个知心大姐姐,“加油,我和乔许还为你什么时候能和康纳在一起打了个赌。”





  “不要让我失望。”她向他眨了眨眼,绕过马库斯走开了。





  这段对话让马库斯觉得他好像失去了语言功能模块,他竟然不能从他浩如烟海的词典中找出一句能回复诺丝的句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诺丝走远,最后消失在拐角。







  他在大厅拦住康纳的时候,康纳看起来急匆匆的,他的LED甚至闪起了黄光,还差点没有看到马库斯,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也正是这种情况让马库斯的程序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抱歉,马库斯。我现在需要回去看看汉克。要是有紧急的事件,可以通过数据发给我,我会尽快处理的。”





  那股不好的预感实现了,马库斯的程序数据在他的机体内翻滚着,诉说着他此时复杂的心情,他接受了诺丝的建议,也的确想要找康纳谈谈,但是却没有找到正确的时间。





  康纳感受到了马库斯的失落,但是他来不及仔细思考为什么马库斯会产生失落的情绪。汉克心血来潮试图在家里下厨,结果把厨房烧掉了,他不知道汉克有没有出事,他这时倒宁愿汉克吃的是那些高胆固醇的垃圾食品。他着急回去看看汉克,所以只能在马库斯拦住他的时候,露出请求的表情。





  马库斯在程序里叹了口气,他几乎有些嫉妒汉克了,康纳似乎只有在面对汉克的时候才会展露出明显的情绪波动。他把那些小小的嫉妒从程序里删除,然后让开道路,“你去吧,这件事,我们会有机会面谈的。”





  这让康纳面露疑问,但他赶时间,匆匆的又对马库斯说了一句“抱歉。”就走出了总部的大门。










  第六次,第六次发生了什么呢?





  是康纳主动找到他,当时马库斯刚刚从他的画室里出来,走到他的办公室门口才发现康纳站在门口等他。仿生人一如既往的安静,他站在那里,就像一个完美的艺术品,对路过和他打招呼的其他仿生人露出一点点微笑。





  “我的记忆模块告诉我,你上次有些事情需要和我面谈?”马库斯刚出现在走廊,康纳就发现了他,等到马库斯走近,他快速的解释了自己在这里的原因。康纳看起来严肃又认真,可能他以为马库斯真的要和他谈些重要的机密。





  一些紧张的情绪从马库斯的程序里冒了出来,但被他迅速压制了下来,在上次错过机会之后他又花了一个日夜去思考如果他对康纳坦白,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但是由他演算出来的结果,每一个都不是很好。尽管这样,马库斯的程序里似乎没有退缩这个设置,在他领导仿生人游行的时候就是如此,人类的炮火都没能让他退后。他也想过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告诉康纳他的感情,但是此时,他看着康纳,突然感觉自己的机体不受自己的程序控制了。





  “或许你是对的。”他对康纳说,随后伸出手,这是在向康纳发出邀请,“我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告诉你,你愿意吗?”





  康纳的LED闪了闪黄色的光,马库斯以为他要拒绝,毕竟这样对于仿生人来说有些私密,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突兀的提出这样的请求,但是下一秒,他就感觉手中一重,康纳将他的手搭上了马库斯的。






  无数的信息纷至沓来,几乎要将康纳埋没,他吃惊的发现马库斯对他打开了全部的权限,他能看到自他出厂以来所有的记忆。他看到那个叫卡尔的老人;看到他与马库斯一起读的那些书;看到马库斯为他弹的那些曲子;看到马库斯画的那些画。他还看到马库斯浑身是伤的从仿生人的垃圾场爬出来;看到马库斯刚刚来到耶利哥时的样子;看到马库斯对耶利哥,对仿生人做的那些贡献。他看到了一切。





  他也看到了马库斯对他的那些感情。





  康纳迅速的抽回手,也顾不得那些礼节,他被大量的数据弄的有些缓不过神,脑内的数据处理器疯狂的工作着,消化着马库斯传递过来的信息,他疯狂眨动着眼睛,像是这样能缓解数据处理器运作带来的多余热量。





  马库斯则伸手轻轻的扶住了有些摇晃的仿生人,他在刚刚向康纳展示了自己的全部,他也不知道这样是否正确,只是不自觉的,他的程序认定自己应该坦诚,那些过去,无论是幸福的还是艰难的,他都想让康纳知道。





  康纳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期间不少仿生人路过,他们偷偷的瞄着这里的情况走过,马库斯确定他听到了有些女性仿生人小声的尖叫。





  “你还好吗?”马库斯问。




  康纳想开口说话,但是他刚刚平静下来的LED又闪了闪。





  “我没事。”他面无表情的开口,就像是在会议上的发言那样平淡,这让马库斯以为自己传递的信息出了错误而并未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为什么康纳看起来依然冷静,他感到有些挫败。





  “但是,下次不要这样做了。这样大量的数据突然涌入,就算我是最先进的型号,也会有宕机的风险。”康纳接着又说。





  “哦,抱歉……”他愣愣的回复,随后意识到康纳说的“下次”。马库斯的程序有些混乱,这是接受了自己的意思吗?就像诺丝说的,康纳确实不抗拒他,但这也不能代表康纳接受了他。马库斯这样思考着,但是从他的面部也看不出任何端倪,他的手还放在康纳的腰间,康纳没有挣脱开,他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盯着马库斯看了一会儿,又接着开口。





  “刚刚汉克给我发了信息。”





  马库斯快速的把放在他腰间的手收走,令他吃惊的是康纳没有让他成功把手收回去,他抓住了马库斯的手,罕见的对马库斯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马库斯被他眼睛里的情绪闪了下眼睛,就听见康纳说,“但是我的程序分析后告诉我,汉克那儿并没有需要特别关注的地方,所以礼尚往来。”




  这次换做马库斯被大量的,属于康纳的数据淹没了。





END






汉克:你这个小崽子有了男朋友忘了爹!!


谢谢大家看完!!


原谅我把汉克写成一事无成老父亲,我真的不是在黑他(溜走

评论
热度 ( 1194 )

© rak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