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kuo

a carrotfish

【DBH】他知道(马库斯x康纳)

一大条老狍子:

配对:马库斯/康纳


分级:介于PG-13和NC-17之间


备注:特别感谢 @酒当胃药 和 @Evelynlyn 两位太太,在我们的探讨中我得到很多灵nao感dong;不含究极高速列车,但还是做了防和谐处理。


概述:马库斯邀请康纳下班后一起陪卡尔用餐,接着他们出去兜风了。





若 你 是 明 月


若你是明月,緩緩越過廣闊夜空,越過情人的相會,我亦見過你的倒影,越過我沾濕衣袖的眼淚。*





-


“您已驶入第三大道,距离目的地驾驶距离15分钟……”




康纳刚从停车场里开车出来,电话就响了——他接通了内置通话,把导航的声音调到最小。




“在路上了?”




他的LED缓慢地转动着,检查导航的路线是否正确:“我十五分钟后到。”




“你告诉汉克今晚会晚点回家?”




“他去吉米那儿了。”车流随着红灯缓慢停下,康纳回答道,“他刚结束了一件案子。”




康纳能想到电话另一端的马库斯:穿着一条深灰色的帆布围裙,一边说着一边放下手里的调色盘,然后走到水池边把画笔扔进去;当卡尔在门口问他康纳何时到内华达道时,他会从水池里抬起头,先在电话里接着刚才的话题问康纳“今天过得怎么样?”,然后朝门口别过头,无声地用嘴型回答卡尔:




他很快就到。




曼菲尔德的工作室后种着几棵枫香,秋日的风吹动它们迫不及待变红的树叶,夕阳的暖光则穿过玻璃,光点照进RK200磷叶石一样的眼睛熠熠闪烁,树叶的轮廓在他鼻尖的雀斑上跳动。




康纳猜他自己相当喜欢那里,有时马库斯会从大学绕远路接他一起回内华达大道,而他像个滴答作响的煮蛋计时器一样忍不住从中午就开始期待在警局门口看见马库斯。




“卡尔今天怎样?”




马库斯嗯哼了一下:“他很好……哦,他要我向你问好。”




康纳开上了高速,他也喜欢和卡尔相处,他是个艺术家,他和马库斯都是,拥有一个塞满了书的起居室,拥有钢琴和象棋。倒不是康纳想埋怨汉克——当然如果他下次记得是周四而不是周五扔环保垃圾最好,他们又被邻居投诉了——只是他在内华达大道总是感到一种平和。




RK800猜测这是艺术和审美的力量,他也可以从记忆体中调取书名和乐谱,可他的内心并不了解这种力量,却被它吸引。




或者,或者说是被马库斯吸引。




“嗨,康纳,很高兴又见到你。夹克不错。”卡尔在起居室里迎接他,交叉的十指搁在大腿上,“马库斯,他从一个小时前就在那儿像个小鸟似的叽叽喳喳,我猜你今天会来。”




“没有——”马库斯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我没有像个小鸟,卡尔,以及我是在整理画室和准备你的晚餐。”




卡尔做了一个“看他又来了”的动作。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卡尔。”康纳自然地走到他的轮椅背后,“我听了你上次借给我的唱片。”




“啊,那是我在新泽西时的最爱,现在看看那儿成什么样了。”卡尔任凭康纳把他推到窗边,“他们那儿的仿生人要穿什么制服上街,你还能把他们‘停’在寄放处,这真是……”




“卡尔?”马库斯从厨房里钻了出来,手里端着热汤,“我们上次怎么说得来着?”




“不向人抱怨,是是,我还记得。”卡尔回答道,“来吧孩子,一顿晚饭和一盘祺,老头子就去睡觉了,剩下的大好时光都是你们年轻人的。”




康纳把卡尔的轮椅推到了餐桌边上,马库斯已经摆好了餐具,在康纳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轻轻揽住了RK800的腰,声音在康纳的音频处理器边显得格外低沉,语调缓慢,是他独有那种内敛的攻击性:“一会儿去兜风怎么样?”




康纳的嘴唇抿成一条线,它在嘴角悄无声息地爬了个坡:“好。”




卡尔则尝了一口浓汤,尽量不去看他们:“老人不宜。”




-


马库斯总是回想起他第一次见到康纳的场景,幸运的是仿生人的记忆不会日渐模糊,所以康纳那张新手神父一样整洁又有距离感的面孔还和那一天一样清晰。




可惜那件事情倒算不上幸运,他出去替同事买了杯咖啡,碰上了有人在游行示威,其中有他的学生,和他聊了两句话,警察来了,把他也一起揪回了警局。




他哭笑不得地在抗议示威用的巨大甜甜圈(大概是来讽刺警察的甜甜圈年消耗量)边上坐了快三个小时——被逮捕的十七人里只有他是仿生人,两个堂吉诃德和胡安一样的警察商量了半天决定把他当做物品和甜甜圈放在一起——直到康纳经过了他。




他清楚地听见刚一屁股坐回自己位置里的汉克(安德森副队长,得毕恭毕敬)对康纳喊道:“康纳,和你说了多少次那是拘留室,不是动物园的玻璃!”




有趣的是他们还是隔着玻璃互相观察了起来,很快康纳就先开口,“你为什么在这儿?”




这是一台RK800,设计他的人在口轮匝肌上下了很大的功夫,他的唇峰上停着一个看不见的透明泡泡,把皮肤染上贝壳的光彩。




而他的声音像一个刚刚撕开蚕蛹从长眠中苏醒的人,这声音来自一个迫不及待从少年躯体中挤出的成人,而音调却没能彻底蜕变成他想要的样子,马库斯没注意到自己的LED急促地闪烁起来。




“非法示威游行,这是重罪,马库斯先生。”康纳把他的沉默当做抵抗,已经从电子屏上读取了他的信息。




“我是冤枉的,警探先生。”马库斯耸耸肩,他踢了踢那个甜甜圈,“我可以自证……比如,你可以读取我的记忆。”




他是开玩笑的。马库斯当然是开玩笑的,尽管他确实希望不麻烦到卡尔就能早点从警察局出来,但他并没有真想和一个陌生仿生人链接记忆。




可是下一秒康纳就刷开了拘留室的门,没留给他一点辩驳玩笑的时间。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凑到了马库斯面前,看来他的眼睛也和声音是一样的来源——棕褐色的虹膜大概昨天才被生到这个世界上,正细微地反射着日光灯的形状。




而他一点都没察觉到自己被人这样打量:“你的手,马库斯先生。”




马库斯鬼使神差——或者说满怀好奇地伸出了自己的手,他们的人工皮在还未触碰前就已经褪去,像是他们的手之间有磁场斥去了对方的掩盖。马库斯疑惑地又看了一次康纳——




“马库斯,你还好么?”




马库斯从窗边转过头,“抱歉,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你第一次骇入我记忆的事情。”




他很快听到开车的仿生人尴尬地咳了两声:“我以为我们说好不再提那件事了。”




“我们确实说好的。”马库斯愉快地又向窗外看去。




他们的车最终开到了底特律河边,在靠近大湖的地方,城市的灯光变得有些遥远。马库斯喜欢在康纳专心换挡的时候握住后者的手,并沉迷于这幼稚的恶作剧。




“我希望你知道我有多爱你。”他的指腹摩挲着康纳的大拇指,他们仿生人的外壳摩擦发出金属的声响。




他的康纳用高于常人一些的音调回答他:“我知道。”




RK800想表达反驳的时候喜欢抬起眉毛,为了抬起眉毛他得皱起额头;而他侧着扬下巴时,嘴唇又看着像是一个很浅的微笑。




因为这是一个隐晦的邀请,他们自然而然地交换了一个吻,马库斯开始佩服康纳这种时刻都能保持着这个月光下几乎不见的微笑,他猜测自己正笑得像个南瓜。




高速列车防和谐处理:shimo/图片
















“我希望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康纳回答道,眼睛看着挡风镜前方,水蓝色的LED在黑暗的车厢里闪烁不停,他知道明早他把车开回汉克的屋子后势必要被他的人类室友/同事揶揄上好一会儿,“咋了,现在你也会夜不归宿了?”




可现在,就让康纳和马库斯,像两只心满意足的猫那样,在凉爽的月空下,毛茸茸地挤在一起取暖好了。他知道:世界,世界可以明日再拯救。




-完-




*你若是明月:21岁的bryan演的短片,b站


如果我们仔细想想,那么这就是四舍五入约等于车震。



评论
热度 ( 1391 )

© rakuo | Powered by LOFTER